医院入驻
微信扫一扫打开
入驻牙友之家
发布信息
微信扫一扫打开
发布信息
首页  >  茶余饭后  >  正畸市场鱼龙混杂,每10万人正畸医生仅0.7名“基层牙...
正畸市场鱼龙混杂,每10万人正畸医生仅0.7名“基层牙...
浏览:28995    刷新:2022-10-10 10:24
正畸市场鱼龙混杂,每10万人正畸医生仅0.7名


“基层牙医基本技能不足,更何况是更高难度的正畸?”来自湖南株洲的小许告诉健康时报记者。随后,记者咨询北京、上海、成都、西安多位正畸科专家是否接诊过正畸失败的患者,得到的回答均为“太多了,二次、三次、四次矫正的很多。”


“正畸前,我脸有点歪,牙齿不整齐,突出了两颗小虎牙。正畸后,我患上了牙周炎,拥有了一口整齐的废牙。”小许告诉健康时报记者。

广东深圳的孙女士因为牙齿中线不齐,选择了深圳一家中医院进行正畸。“三年了,医院给我换了三名牙医,到其他医院面诊的时候发现托槽都贴歪了,医生问我为什么选不正规的正畸医生。我正畸失败了,很多医院不敢接手继续为我治疗。”

“我想要矫正变美。”贵州贵阳的小为从19岁开始正畸,矫正的四年时间内,换了四五名正畸医生,牙槽骨中度吸收,颞颌关节磨损。

灼识咨询的统计数据显示,我国正畸案例数目由2015年的160万例,增加至2020年的310万例,预计在2030年达到950万例。

3月28日至4月12日,健康时报记者走访北京多家牙科诊所发现,隐适美、时代天使等隐形矫治器成为牙科诊所力推的产品。记者体验发现,拍摄牙齿CT、进行口腔扫描、牙医会诊均为免费服务。医生的会诊仅十分钟,但和运营人员的交谈超过一小时。记者在线下调查中发现,一副隐形矫治器的价格为5000到10万不等。部分牙科诊所用低价、促销、附赠的拔牙、补牙服务,吸引消费者。

多位正畸科专家透露,正畸行业如今变成了一个资本驱动的市场,很多提供正畸治疗的医生未经过正规的专业培训,导致正畸市场上鱼龙混杂。

中华口腔医学会副秘书长、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正畸科博士生导师许天民教授表示,无托槽隐形矫治器出现后,因其大大降低了医生临床操作的技术难度,把传统固定矫正器定期由医生为患者加力转变为由患者自行佩戴牙套及每两周左右自行更换一副新牙套的加力方式后,使得很多非正畸医生,经过短期的操作培训,就敢从事牙齿矫正工作。但手工操作的贡献对一个成功的正畸治疗来说仅仅占一小部分,隐形矫正器无法替代正畸医生的诊断、病因分析、拔牙不拔牙判断、移动牙齿的力学设计、治疗中的方案调整等等,没有系统的正畸学知识不可能进行成功的正畸治疗。近些年来,正畸投诉率居高不下,这也是原因之一。

“目前正畸市场存在三个问题,第一,一些未接受过正畸系统教育的医生,甚至无口腔执业医师资格证的人员在进行不合理不规范的正畸治疗;第二,网购平台出售‘DIY牙套’给群众自行正畸治疗;第三,是在早期矫治领域存在过度医疗的现象。” 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学院教授委员会主任赵志河介绍,这些问题可能会导致患者正畸失败的风险增加。


据国家卫健委2017年发布的《第四次全国口腔健康流行病学调查报告》,中国错合畸形的患病率达74%。据此估算,对应错合畸形患病人数超过10亿人。但2020年中国正畸案例数量仅为310万例,渗透率不足0.3%。这意味着,中国正畸市场未来的发展潜力十分巨大。

而与巨大需求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正畸专科医生储备的严重不足。中华口腔医学会正畸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空军军医大学口腔医学院正畸科主任金作林教授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正畸专委会公认的专业正畸医生,要么是口腔专业院校正畸研究生毕业,要么经过大型三甲医院培训一年以上,工作三年以上,目前满足这几个基本条件的正畸医生只有近万人。”

但在世界正畸联盟(WFO)执行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院博士生导师周彦恒教授看来,这个数字要更低,我国合格的正畸医生可能只有三到五千人。以北京大学为例,每年正畸专业的毕业生不到二十人,远不足以满足市场对口腔正畸的需求。

以中华口腔医学会正畸专业委员会向记者提供的数据估算,我国专业的正畸医生不足万人,这相当于每10万人有不足0.7名正畸医生。据美国牙医学会(ADA)2018年统计,美国有10658名正畸医生,相当于每10万人有3.27名正畸医生,这一数字是我国的4.67倍。

“正畸是口腔医学中一门很特别的分支学科,绝大多数口腔医学生在本科学习阶段并不要求掌握正畸学技术。”许天民介绍,专业正畸医生是在读完口腔医学本科后,再读3年的正畸硕士研究生,或者6年的正畸博士研究生,才能成为正畸专科医生。而每一届本科生中,大约只有10%左右的毕业生会选择读正畸专业的研究生,“可想而知这个需求缺口有多大。”

记者查询发现,目前没有规定正畸临床工作的开展需要额外资质凭证,也没有严格的准入门槛,持有口腔执业医师资格证的医生均可以开展正畸治疗。赵志河表示,目前多数的正畸医生是在大学本科毕业后,通过正畸科的进修,参与正畸系列课程培训,逐渐达到正畸专科医师水平。

北京君都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生命科学与健康医疗法律部主任张文波告诉健康时报记者,部分诊所的正畸医生并非正畸科班出身,没有经受过专业的正畸训练,不具备口腔医学教育背景,选择某些方式对自己的资历、学历进行“包装”。对此,消费者需要谨慎分别一些“专家名号”和“海外学历”。

周彦恒表示,隐形矫治是一项新型的矫治技术,是正畸行业重要的“技术革命”。同时,隐形矫治器只是一个工具,专业且具有丰富临床经验的正畸医生才是正畸治疗成功的关键。

上述多位专家都呼吁,应尽早建立专科医师制度,实行正畸医生准入认证制度,让老百姓可以在专业网站上查询到专业的正畸医生,保障患者的医疗权益。同时进一步推动正畸医生培养,让专业的医生来主导正畸行业和市场。

“正畸治疗绝不是给牙齿拍拍照,在电脑上给牙齿排排齐,再用软件自动生成几十副模具那么简单。”许天民向健康时报记者介绍,牙齿正畸是一个非常专业的过程,从最初获取患者牙齿模型、照X光片、拍摄面颌相,到医生为患者做完整的治疗计划,包括要不要拔牙、拔什么牙、移动牙齿的先后顺序、牙齿移动量、用什么技术更合适等,都需要经过一系列专业的评估和设计,在患者佩戴上矫正器后,还需要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进行调整。

“由于隐形矫正器是一次性预制出约两年左右的一系列的牙套,所以虽然看似降低了正畸医生的操作难度,但在设计阶段其实对正畸医生的专业知识和经验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而且对患者的配合度要求也更高。我们必须在设计方案时就提前预料这2到3年中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即使是专业正畸医生也很难周全,所以在后续的复诊中还要随时监控患者牙齿的移动效果,一旦出现牙套与牙面不贴合的情况,就要尽量采取各种补救措施,必要时重启治疗。在这一点上,固定矫正器由于本身对牙位控制的能力更强,而且每月复诊时都在纠偏,基本不存在重启的问题,所以对疑难复杂病例效率更高。”许天民说。

金作林告诉健康时报记者,正畸医生更看重功能,患者更看重美观。合格、规范的从事口腔正畸的医生会充分告知正畸的风险,强调正畸是一个医疗行为,而非简单的美容行为。

“对美的追求无可厚非,大众对美的追逐,能够促进正畸医生不断进行技术精进和自我提升。但正畸一定要由专业的医生去做,才能有好的矫治效果。”周彦恒说。



责编:李欣

主编:徐婷婷

校对:刘玫妍
联系人:
联系电话: ****
微信扫一扫查看电话